众筹唱到工体场 好妹妹梦想照进现实

时间: 2019-08-11

  6月,当好妹妹乐队要通过众筹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开唱的消息发布后,不少人都当作一个玩笑。因为工体场是不少大腕歌手都不敢说“直接拿下”的地方。然而不被看好的好妹妹成功了,昨天,他们在京举行发布会,宣布好妹妹乐队2015首场“自在如风”演唱会将于9月12日在工体场开唱,成为挑战此场地的首位独立音乐人。之前曾经在五棵松汇源空间开唱的好妹妹乐队,绕过了北展剧场、工体馆、首体馆、万事达中心——这样一个歌手在京开唱的寻常轨迹,直接迈向工体场。

  昨天的发布会现场,公布了好妹妹乐队发起的“自在如风”工体场演唱会的众筹项目已筹得过200万元,超额完成目标。

  太合麦田总经理兼内地资深音乐企划人詹华表示,他第一次听到好妹妹乐队要众筹到工体场开唱时,觉得他们胆儿太大了,“我是音乐行的老人,基本经历了音乐产业从传统的实体传媒时代到现在互联网数字时代。当年是唱片公司主导行业,像好妹妹乐队这样的艺人,要想入行唱歌,不通过我们是不可能的。2000年后,互联网来了,才有了独立音乐人,今天大家见证了很多独立音乐人从互联网出来。众筹是近年出来的模式,这对独立音乐人非常有效,比如出专辑、演出可以靠众筹平台,让歌迷帮助你。好妹妹这个工体场演唱会是迄今为止众筹行业和音乐娱乐行业合作最成功的案例。”

  好妹妹乐队: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别闹了!最早其实是三四月份的时候,我们有一次在三里屯开会,经纪人就跟京东众筹的人聊,聊完之后,跟我们说有个大计划,什么大计划?不要天天给我们惊喜,我们反而挺拒绝这种突然的改变,我们觉得,今年能进体育馆做一场年终的演唱会已经算是每年都在进步了。后来经纪人说我们进工体怎么样?我们觉得不错啊,我们当时第一反应是工体馆。去年在汇源中心两场,今年再加加油。结果经纪人说是工体场,我们俩说别闹了,那个反应其实是很真实。当时第一个感觉是深深的担忧,觉得我们走到体育场太早了。

  这种感觉就像前段时间我们搬家了,换了一个环境很好的小区,生活质量感觉上来了,每天住着很开心,别人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觉得自己不配住在这里。就觉得在工人体育场唱歌这件事情,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以前住三里屯的时候,会绕着工人体育场跑步,从来一丁点奢望都没想过我们有一天能在这儿开演唱会就好了,连这个想法都没有过。

  好妹妹乐队:昨天下午5点多吧,众筹刚完成的时候。看到完成,我们高兴了一下下,马上又有新的烦恼,想着接下来的事怎么办?还有很多更大的事,现在我们也高兴不起来了,剩下的仗也很艰难。我们的想法是不到演出正式开的那一天都不算成功,现在是众筹成功,我们可以去开这个演唱会。

  好妹妹乐队:我们没有担忧,因为我们没在室外场唱过,只记得我们在音乐节的户外,偶尔也会来上万人,大家都站着比较热闹。

  我们觉得整场演出一定是有欢笑泪水的。我们自己对演出的流程有特别设计,因为我们两个太怕尴尬了,所以我们在曲目上会考虑不要让尴尬的事情出现。这样一个峰回路转的曲目设计,让大家全程无尿点。我们把歌划分几个章节,让它有起伏性,慢歌有很极致的慢歌,也有真的很极致的快歌。如果真hold不住,也没辙,就享受那个尴尬好了。

  大家可能看到好妹妹乐队在外面很搞笑,很互联网精神,很段子手精神,唱起歌来很正经,只要一说话就跟傻子一样,但是我们其实非常清楚,我们不会特别故意跟别人讲我们会在内容上怎么样,118kj开奖现场,我们非常看重内容这一点,我不能说我们呈现给别人的内容一定是特别好的,但绝对是我们最在乎的一块,内容绝对是最重要的。所以这次工体场的演唱会,我们一定要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尽其所能地去做一场精良的演出,内容上一定是会花很多心思和心血去做。

  京华时报:完成了工体场的众筹,这对于独立音乐人自身发展来讲有何积极意义?

  好妹妹乐队:给其他独立音乐人一个借鉴吧。比如说以前的歌手必须要签公司,但后来独立音乐人越来越多,大家也找到另外一条路,就是可以选择签公司,也可以选择独立做。那独立做,可以去音乐厅,现在又多了一个选择,是不是可以考虑去体育场。

  京华时报:好妹妹乐队的自我营销做得非常棒,你们有没有一个自我营销的宝典呢?

  好妹妹乐队:我们俩绝对是有意思的人,有新鲜的想法,而且说实话没什么身段。思维敏捷,跟上时尚热点,行动力要快。微博、微信等各种传播媒介都在那里,很多人都是想,聊的特别厉害,做的人太少,我们俩是说什么就做什么,完全没有拖延症。

  京华时报:好妹妹乐队从诞生开始,就一直面对很多质疑,你们现在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质疑?

  好妹妹乐队:无所谓吧。以前真的会想用什么心态来面对,现在已经不太想了,因为完全没有在意。我们已经非常明白这些质疑声音,首先是我们跟他们的生活不会有什么交集,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我们也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大家就是说说而已,互不会有影响,我们的生活不会改变,我们自己就过滤掉这个东西,莫名其妙的爱和莫名其妙的恨一样都不会太影响自己。

  乐童拥有自己的音乐众筹平台,成功案例包括莫西子诗《原野》众筹等。对于独立音乐人通过众筹发表自己的作品、开演唱会,郭小寒认为这给了独立音乐人更大的发展空间,“音乐人可以不依赖某个唱片公司、经纪公司或受限于行业壁垒,自由发表、传播自己的作品,或筹备演出。众筹也把宣传营销前置到了作品完成之前,并提供了跟粉丝面对面的机会,更了解创作者、作品本身和受众之间的关系及互动。而且现在是新媒体大行其道的时代,人人都是媒体,音乐人自己就是自己的传播媒体,缩短了不必要的产业链条,更能把控方向和调性。作为独立音乐人,未来也许可以自己运营自己作为音乐从业人员这份工作,但独立不意味孤立,还要和各平台展开深入合作,要保持创作力。”

  郭小寒认为好妹妹乐队众筹工体场开唱的案例值得学习,“我跟好妹妹乐队的团队交流过,他们是非常懂社会化传播的音乐团队,与歌迷互动做得也好。进工体场可以看到他们在设计上的用心和执行的精准,比如低票价和系列可视化营销方案”。

  由crowdfunding一词得来,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用团购+预购的形式,向网友募集项目资金的模式。由发起人、跟投人、平台构成。具有低门槛、多样性、依靠大众力量、注重创意的特征,是一种向群众募资,以支持发起的个人或组织的行为。(文/侯艳)